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洗浴巧遇潮喷女子
洗浴巧遇潮喷女子
出租屋门前,乔振宇目瞪口呆的望着屋内发生的一切。

 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,自己的女朋友张雨婷,竟然在他们的出租屋内,和别的男人做着最原始的活动,而且看张雨婷那陶醉的表情,一点都不像是被迫的,反倒是极为享受一般。

  “啪嗒!”

  他手里刚刚买回来的豆浆撒了一地,惊得屋内的两人动作也是停顿了一下。

  张雨婷慌忙套了件衣服,不过抬起头看到乔振宇的时候,神色明显有些愣神:“振宇……”

  “原来是乔振宇啊,你这窝囊废,知道我们做累了,这是给我们送早饭,让我补充体力么?”床上的男人见站在门口的是乔振宇,顿时坐直了身子,脸上挂着不屑的神色,点燃了一根烟,“今天我和雨婷就不去上课了,一会灭绝师太点名的时候,记得帮我们答个到!”

  他们都是东海大学的大三学生,虽然课程轻松了许多,但是老师颇为严厉,每天上课时间还是要去答到的。

  乔振宇却是没有回答,傻傻的看着张雨婷,一言不发。

  张雨婷刚才慌忙之间随意套了件男士衬衣,大半个身体都露在外面,那丰腴白皙的皮肤和翘臀,是自己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美色。

  她和乔振宇在一起同居半年时间了,虽然住在一起,但是都没有进行过最深层次的接触,张雨婷一直都是表露出矜持的模样,但是今天,乔振宇却是见到了完全不一样的张雨婷!

  放浪形骸!

  床上的男人脸上露出了不悦的神色,一巴掌打向了乔振宇:“乔振宇,你特么看什么呢!雨婷,来,你亲口和他说,让他滚蛋!”

  听到这话,张雨婷有些尴尬的干咳了一声,旋即脸色平淡道:“乔振宇,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一声,咱们分手了!你走吧,以后不要让我看到你!”

  直到现在,乔振宇才回过神来,满脸苦涩的问道:“为什么?是我对你不够好吗?”

  “这不是好不好的问题!”张雨婷的目光也是冰冷了下来,“乔振宇,要我说的难听一点吗?你是个穷鬼,有什么资格给我幸福!”

  “全校都知道你是贷款上的学,你连读个大学都这么困难,那将来呢?难道你让我和你这个穷酸屌丝在一起,你能给我幸福吗?”

  “你每天就像是一条哈巴狗,我看见你就觉得恶心!”

  “你也不是小孩子了,看清楚自己的身份,你是不配和我在一起的!”

  张雨婷说着,脸上的嘲讽之意也是愈加的浓郁:“之前和你在一起,以为你是个有钱人呢,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寒酸,要什么没什么,你不主动点提出分手,那我只好当个恶人,来主动和你说了!”

  “你,你说什么呢……”乔振宇看着张雨婷决绝的样子,满心难过。

  “怎么,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?”见乔振宇这幅样子,张雨婷心里非但没有半点可怜,反倒是更加厌恶了起来,指着他的鼻子道,“你也不看看你什么样儿!是,你长的是人模狗样的,但是你要什么没什么,你还口口声声说给我幸福?幸福个屁!”

  “你连个苹果手机都买不起,看看别人!咱们班的温晓萌她们,人家有了男朋友之后,都是用的一万多的苹果手机!”

  “可你呢?我都不好意思说你,你用的都是上个世纪的老人机!每当看到你用老人机的时候,我觉得自己的脸都被你丢干净了!”

  乔振宇倒退了几步,满脸苦涩的看着张雨婷。

  女友嫌贫爱富他是知道的,以前他觉得这是正常的事情,毕竟现在这个社会笑贫不笑娼,他知道班里的好几个女生,都是为了钱和社会上的人勾搭到了一起。

  只是没有想到,自己的女友,竟然也会因为金钱,而彻底背叛了自己!

  看着床单上的满眼狼藉,乔振宇心中犹如刀割一般:“雨婷,你就这么喜欢钱?”

  “废话,在这个社会上,谁不喜欢钱?”张雨婷冷哼一声,“看看你现在的窝囊样,我甚至都能看到十年以后你是什么样子!别看你学习好,可是这年头,学习好又有什么用?你能比的上杰哥吗?”

  她一边说着,一边靠在了旁边男子的身上,娇滴滴的道:“杰哥在我的眼里,才是真正的男人!而你,不过就是一个废物罢了!”

  张雨婷口中的杰哥,也就是班里的富二代袁杰。

  他顺势搂住了张雨婷娇嫩的肩膀,笑呵呵的道:“乔振宇,趁着老子现在高兴不想和你计较,你滚蛋吧!和雨婷在一起半年时间,你竟然都没有开发她的身子,我还得谢谢你呢!雨婷在床上,可是各种动作都能摆的出来啊……对了,今天你看了雨婷的身子,我也就不为难你了,就当做是给你这个可怜蛋一点补偿吧,哈哈!”

  “老公,讨厌……”张雨婷娇羞的靠在了袁杰的怀中,不依不饶的道。

  乔振宇的拳头猛然握紧了起来。

  这对奸夫淫妇!

  该死的,要是再过几个月,自己过了22岁生日的话,家族禁令就会解除,我的财富也能实现自由了!

  原本乔振宇还想着等自己生日时候,将这个消息告诉女友张雨婷,到时候看看她那又惊又喜的神色,可是万万没有想到,还没有到自己过生日的时候,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!

  他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气,有家族禁令也好,真要是和这样的女人结了婚,那才是他的悲哀!

  可怜了张雨婷,如果她要是知道,因为和袁杰上/床而错过自己这个全球首富继承人的话,绝对会悔青肠子的!

  正在这时,他兜里的老人机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。

  “儿子,老爹临时有事,出国一段时间,提前给你解除禁令,先给你打点钱,好好照顾自己!这么多年憋坏了吧?尽情去浪吧!”

  “滴滴!”

  紧接着,又是一条短信发了过来。

  “尊敬的花椒银行至尊卡用户您好,您的银行卡现已解除冻结,卡内余额1000000000.00美元,花椒银行祝您生活愉快。”

  乔振宇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,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,这就给自己解除禁令了!?

  乔振宇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,好半天后,才伸手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。

  嘶,好疼!

  不是做梦!

  他的脸上,顿时浮现出了一抹深深的笑容。

  本以为自己会在下个月才能解除禁令,可是没有想到,因为老爹临时有事,而提前给他解除了禁令!

  话说这个禁令也真是个恶心人的事儿,本来乔振宇身为全球首富的儿子,根本就不需要体恤人间疾苦,但是老爹乔亚东非要说这是乔家的传统,每个继承人必须得在22岁前过普通人的日子,体验生活,这么多年以来,乔振宇不知道因为钱的事情,被多少人翻了白眼!

  看着短信提示,显示自己卡里还有十亿存款的时候,乔振宇恨不得仰天大喝一声:有钱真好!

  他抬起头,淡淡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张雨婷和袁杰,轻轻摇头,选择是张雨婷做的,那是她的自由,和自己可没有什么关系!

  现在有了钱,张雨婷这样的女人,他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,甚至是那些明星网红们,都会排着队等他的!

  想到这里,乔振宇顿时也没有什么心思去看那裸露着大半个身子的张雨婷,转过身向着门外走去。

  见乔振宇看了两眼手机短信后,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一样,甚至还用不屑的眼神看了自己一眼,坐在床上的袁杰顿时脸色阴沉了下来:“乔振宇!你那是什么眼神!给老子回来!”

  乔振宇顿住了脚步,淡淡的道:“还有事吗?”

  “刚才老子说的话听到了没有?今天的课,你帮我和雨婷答到!我们还要继续我们俩没做完的事情呢!”袁杰满脸嘲讽,“对了,出去给我买两盒避孕药去,给我听清楚,不是避孕/套,是避孕药!”

  床上的张雨婷脸蛋一下变得通红了起来,娇羞的将脑袋埋在了袁杰的怀中,大半个翘臀都是呈现在了乔振宇的面前。

  乔振宇脸色平静的看着张雨婷,但是心里却是没来由的一阵抽搐。

  张雨婷啊张雨婷,你就这么作践自己吗?当初和我在一起的时候,你可不是这幅样子!

  难道说,钱就有这么大的魔力吗?

  他的眼珠子转了转,似乎想到了一个主意,点头道:“好!”

  袁杰也不知道乔振宇打什么主意,不耐烦的挥手道:“快去快回!”

  张雨婷则是从袁杰的怀中抬起头来,不屑的看着乔振宇,这个废物,看看他的这幅样子,简直就跟窝囊废没什么两样!

  还好自己甩了他,跟了袁杰!

  ……

  走在东海市的街道上,乔振宇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但是心情却怎么也好不起来。

  虽然说父亲给他提前解除了禁令,甚至还给他卡里转了十亿的零花钱,但是每每想到张雨婷在袁杰身下承欢的样儿,他就感觉心里沉甸甸的透不过气。

  不知不觉间,他就来到了花椒银行的大门口。

  花椒银行,是享誉世界的超大型银行,在全球几百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营业点,世界的知名富豪们,全都使用花椒银行的业务,而一些社会名流,也是以能拥有一张花椒银行信用卡引以为傲。

  毕竟花椒银行,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办理业务的!

  银行内金碧辉煌,比国内的那些知名银行都不知道大多少倍,里面身穿职业服装的工作人员身材匀称,脸上全都是带着淡淡的笑容,让人如沐春风。

  不过,乔振宇刚刚走进银行,就被人给拦住了。

  “先生你好,请问你是来办理业务的吗?”一个职业女性拦住了乔振宇的去路,十分客气的问道。

  “是的!”乔振宇点了点头。

  “先生,是这样的,想要成为我们花椒银行的客户,需要拥有一定规模的资产,您恐怕……”女子的脸上仍旧带着笑容,不过却是拒人千里之外。

  乔振宇看了一眼她胸前的胸牌,大厅工作人员,王晓菲。

  见乔振宇目光扫视着自己的胸口,王晓菲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怒容,真是个又穷又寒酸的登徒子!

  做她们这一行,尤其是身为花椒银行的一员,更需要练就出一双火眼金睛来,眼前的乔振宇,全身上下的衣服加起来恐怕也不超过一百块,而且还皱皱巴巴的,根本就不可能成为她们银行的客户!

  乔振宇却是对她的怒容视而不见,轻轻扫视了一眼四周,看到“VIP客户区”几个字的时候,便是向着那边走了过去。

  王晓菲连忙跟上几步,挡在了乔振宇的面前,语气之中已经有了几分的不耐烦:“先生,请不要妨碍我们的工作,不然的话,我就要叫保安了!”

  正在这时,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,王晓菲在看到对方之后,连忙高兴的迎了上去:“李老板,您来了!”

  “嗯!”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众,号[八号文学] 回复数字298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

  中年男子轻轻点头,紧接着也是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乔振宇,故意开口道:“王经理啊,你们花椒银行,怎么什么人都能进来了?跟这样的人在一个银行里办理业务,真是丢人!”

  “李老板,您放心,我现在就找人赶他出去!”

  李老板可是王晓菲的客户,她自然是不希望引起李老板的不悦,转过身看着乔振宇,恶狠狠的道:“你怎么还不走?是想等我喊保安把你轰出去吗?”

  “我的业务,你还没有资格办理!”乔振宇冷哼一声。

  人敬我一尺,我敬人一丈!但要是觉得我好欺负的话,你还真是有些太过天真了!

  说完这番话,他就大步流星的向着大厅角落的一个房间走了过去。

  那个房间上,还挂着一个明晃晃的牌子。

  VIP客户服务专区。

  “小子,你,你站住!”王晓菲又惊又怒,她才刚刚转头准备喊保安,一扭头就看到乔振宇走向了她们的VIP专区,里面全都是银行的高层领导,专门负责接待身份尊贵的客户,这要是被领导看到VIP客户区里进去了一个捣乱的穷酸小子,她可是会被处分的!

  她连忙踩着高跟鞋追了过去。

  只是乔振宇的步伐奇快,等她刚跑出两步,乔振宇就已经推开了水晶玻璃门走了进去,身为大厅工作人员的王晓菲,根本就无权进入,只能是站在外面干着急。

  “怎么还会有这种讨厌的垃圾!”

  王晓菲生怕被领导追究,将高跟鞋跺的咔咔响,好看的眸子都是紧皱了起来。

  “王经理,你放心吧,如果要是领导追究下来,我会帮你作证的!”李老板色眯眯的看了一眼王晓菲高耸的前胸,拍着自己的胸膛道。

  “那就多谢李老板了……”

  即便是有李老板为自己证明,但是王晓菲还是心情忐忑,不安的看了一眼VIP客户区,见乔振宇半天都没有出来,更是满脸愁容。

  乔振宇快步走进了花椒银行的VIP客户区。

  一个三十多岁,身穿西装的男子正在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电脑,看到乔振宇的时候,顿时愣了一愣。

  花椒银行本来就是举世闻名的超一流银行,来这里办业务的客户,无一不是人中龙凤,全都是富豪名流,而花椒银行的VIP客户区,那更是人上人。

  他平日里接待的客户,大部分都是四五十岁左右事业有成的成熟男性,穿着打扮以及佩戴的首饰,全是世界顶尖的品牌,他甚至在这里见过佩戴一千两百多万百达翡丽名表的客人!

  而眼前的乔振宇,和他所认知的这些精英富豪们,有着明显的差别。

  不提乔振宇的年龄,他身上的这些衣物,看起来极其普通——说普通都是抬举乔振宇了,乔振宇的这几件衣服都是穿了三四年的旧衣服,已经十分的寒酸了。

  “请问你是?”经理很快恢复了镇定,能够成为花椒银行VIP客户经理,他还是有些涵养的,并没有像外面的王晓菲那样大喊大叫。

  乔振宇暗暗点头,这才符合花椒银行的形象嘛!

  他尽量平静的道:“我来取钱!指纹验证机在哪?”

  “指纹验证?!”

  经理的心一下停了半拍,下意识的站起了身子。

  他身为VIP客户区的经理,自然是明白,他们花椒银行发出去的银行卡,分为青铜,白银,黄金,白金,钻石这五类卡片,但是在钻石卡之上,还有极其罕见的至尊卡!

  传说中,至尊卡根本就没有卡号,全部都是用指纹录入的!

  陈镇川在花椒银行上了十多年班了,调任VIP客户经理也足足有四年半了,但是四年半的时间,在东海市这个超一流大都市里,他都从来没有见过一次!

  甚至有时候,陈镇川都在想,集团下发的文件是不是有误,上面清楚的写着银行里有至尊卡用户,而且全世界两百多个国家的花椒银行分部里,也全都拥有指纹验证机,但是却从来都没有传说中的至尊用户使用过!

  而面前的这个年轻又寒酸的男子,竟然开口就要指纹验证!

  尽管看着乔振宇有些不太像,但是陈镇川也丝毫不敢怠慢,连忙转过身,从墙角的保险箱里拿出了指纹验证机。

  乔振宇擦了擦自己的手指,心情有些激动。

  二十多年了,老子总算是熬出来了!

  他颤抖的伸出了自己的左手大拇指,按在了指纹机上面。

  滴!

  下一刻,指纹机上顿时显示出了一行字。

  “尊敬的至尊卡用户乔振宇先生,欢迎来到花椒银行!”

  陈镇川的眼皮子跳了跳,真是人不可貌相,眼前的这个年轻人,竟然真的是他们银行的至尊用户!

  在花椒银行上了多年的班,陈镇川比谁都知道,成为他们银行的VIP用户究竟有多难!

  他不知道至尊卡究竟怎样才能申请的下来,但是钻石卡的要求,就能将全世界99.99%的人全都能筛掉!

  钻石卡用户,要求净资产达到百亿,在花椒银行的存款达到三十亿,必须有一定的社会地位,还要求有三名钻石卡老用户联名申请,审核一年之后,银行才会通过审核!

  别说其他的,就是净资产达到百亿,这就是一个极高的门槛,全世界能够有百亿资产的人,全都是富豪榜上的人物啊!

  当然了,成为了钻石卡的用户,在花椒银行里享受的待遇也是相应极高,比如全天候“有求必应”礼宾服务,全球各种盛事的VIP席位,全球各大城市顶级私人会所尊享礼遇等,更重要的是,能够成为花椒银行旗下“花椒会”的重要成员。

  花椒会,是花椒银行主导的全球富豪私人集会,能够成为其中一员,就可以享受到人脉带来的巨大好处,这可是最让人羡慕的地方!

  成为花椒银行的VIP客户,就能够成为花椒会的成员,但是只有钻石卡用户,才能够组织主导每一次花椒会的富豪聚会,因为在这个圈子里,他们的身份和地位,都是无比尊崇的!

  钻石卡尚且都如此困难,那么至尊卡又有多难的限制?

  资产千亿吗?

  陈镇川的心里有些疑惑,但是指纹不会作假,眼前的乔振宇,是他这一生迎来的第一名至尊卡用户,甚至有可能是唯一一名!

  他并不知道,花椒银行就是乔家所开,而眼前这个穷酸样的乔振宇,则是乔家的继承人之一!

  “乔先生,根据指纹机上的留言显示,您可动用的资金为十亿美元,其他的权利和金钱,似乎都被另一名至尊用户给锁定了……”陈镇川一边看着指纹验证机,一边吞了吞口水,满脸震惊的汇报道。

  这想都不用想,肯定是老爹干的!

  不过现在,乔振宇的心里没有半点不爽,有十亿美元,都已经足够自己霍霍很长一段时间了,再说了,等老爹从国外回来,自己的零花钱还能少的了?

  “行了,这事儿我知道,你先给我取出一百万人民币的现金吧!”乔振宇挥了挥手,从兜里摸出了一个黑色塑料袋,扔给了陈镇川。

  陈镇川看着手中破破烂烂的塑料袋,顿时有些哭笑不得,这也太随意了吧?

  不过看看乔振宇的穿着打扮,他便是有些摇头感慨,这些顶尖富豪的想法,旁人根本难以猜测啊!

  “您稍等!”

  片刻时间,陈镇川就拿着鼓鼓囊囊的黑色塑料袋来到了乔振宇的身边,一脸恭敬的道:“乔先生,钱全都给您装好了!”

  乔振宇轻轻点头,随手拿起了黑色塑料袋掂了掂,别说,一百万的现金还真是有点沉。

  临走之前,他似乎突然想起了点什么,开口道:“我记得,花椒银行里有‘有求必应’服务,这个权利我能享受吧?”

  “那是钻石卡的权利,您身为至尊卡用户,更是自然!”陈镇川连连点头,“乔先生,您有什么要求,尽管吩咐!”

  乔振宇的脸上突然扬起了一丝坏笑,冲着陈镇川耳语了两句,陈镇川恭敬的低着头听着,不过脸上却是露出了诧异的神色。

  但是他也没有多说什么,等乔振宇吩咐完之后,他就立马应了下来:“乔先生您放心,一会儿我就去给您办理!”

  “好!”乔振宇拍了拍他的肩膀,提着黑色塑料袋向着外面走了出去。

  大厅里,王晓菲还在惴惴不安的站在原地,时不时的看一眼VIP专区的方向,心情沉重。

  那个穷屌丝已经进去许久了,到现在都没有出来,如果被领导发现了,会不会连自己的这饭碗都保不住?

  不过下一秒,她就看到了乔振宇提着个破破烂烂的塑料袋,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  “你,你给我站住!”

  王晓菲这时也顾不得高跟鞋会崴脚,一个箭步冲了上来,一把抓住了乔振宇的手腕,大声喝道:“你个穷屌丝,就你也配进我们银行的VIP客户区?袋子里面装的是什么?老实交代,不然的话,我就送你去见警察!”

  “对,抓住他,交给警察!”

  李老板也是挡住了乔振宇的去路,一脸的义正言辞。

  走在最后的陈镇川,本来想着是出来送送乔振宇,想趁机拉拉关系,可谁知道,自己跟着乔振宇刚走出了办公室,迎面就看到了王晓菲扑上前来,一把抓住了乔振宇的手腕,还冲着乔振宇大声呵斥,顿时吓得一颗心都快要蹦出来了!

  “王晓菲!你在干嘛!?快放手!”陈镇川怒喝道。

  王晓菲吓了一跳,心说这穷屌丝还真是在里面惹来了陈经理,赶紧解释道:“陈经理,这个穷酸屌丝擅闯我们VIP客户区,我没有看紧他,请您责罚!”

  旁边的李老板也赶紧搭话道:“陈经理,是这蠢货擅自闯进去的,王经理都已经阻拦过他了,他非要闯,这不关王经理的事儿,全都是他的责任!”

  “放手!”

  谁知道,陈镇川非但没有去多管乔振宇一下,反倒是怒目圆瞪,冲着王晓菲喝道:“我让你放手!你没听见吗?”

  “啊?”

  王晓菲有些懵圈,下意识的松开了手。

  而陈镇川则是一脸愧疚的看着乔振宇,恭敬的低头道:“乔先生,您没事吧?对不起,这是我的失误!您没受伤吧?”

  这,这是怎么回事?

  王晓菲愣住了。

  “你还愣着干嘛?还不赶紧向乔先生赔礼道歉!”

  陈镇川见王晓菲傻愣在原地不动,肺都快要气炸了,顿时怒吼了起来。

  这个蠢货,要是乔先生怪罪下来的话,老子看你怎么承担后果!

  至尊卡用户,别说是他陈镇川惹不起了,就是特么的华夏花椒银行负责人都惹不起!

  王晓菲傻傻的看着这一切,她现在终于明白了,原来乔振宇并不是一个穷酸屌丝,而是一个高级别的VIP客户啊!

  要知道,就是那些有钱的青铜卡用户来到VIP专区里,陈镇川都不见得会去多看他们一眼,怕是只有白银卡才会另眼相看。

  但是现在,他居然冲着自己认为的穷酸屌丝点头哈腰!这是王晓菲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一幕!

  这个年轻人是什么用户?黄金卡还是白金卡?

  总不可能是钻石卡吧?

 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VIP用户,都远远不是她王晓菲能比的上的,王晓菲只是一名普通的大厅服务人员,别看她在花椒银行上班,赚着高额薪水,但是她的身家,怕是连花椒银行里最普通用户的李老板都比不上,更别说是这个年轻人了!

  王晓菲一个激灵,连忙恭敬的弯下身子,冲着乔振宇恭声道:“乔先生,对不起!刚才的事情,请您原谅!”

  在弯腰的瞬间,她还故意吸了一口气,透过宽敞的围领,将自己的胸呈现出来,只可惜的是乔振宇并没有去看,反倒是一旁的李老板瞪圆了眼睛。

  “算了,也不是什么大事,陈哥,我就先走了!”乔振宇摇了摇头,提着手中的钱袋子,转身向外走了出去。

  这一声陈哥,喊的陈镇川整个人都快要飘了起来,这么有钱又牛逼的至尊用户,竟然喊自己陈哥,这富家公子还真是没架子啊!

  一想到这,他便是连忙讨好的道:“乔少路上慢点!您放心,您安排的事情,我现在就亲自去办理!保证给您安排的妥妥当当!”

  听着耳边陈镇川的话,乔振宇心里想起了张雨婷,顿时一阵苦涩。

  那个爱慕虚荣的女孩子,要是知道自己是全世界首富的儿子,大半个地球都是自己的,也不知道她又会作何感想?

  ……

  “老公,老公,再用力点!哦……”

  出租屋内,乔振宇离开后,赤裸的张雨婷和袁杰又一次开始了他们的激烈肉搏。

  看着坐在自己身上随风摇曳的绝美女子,袁杰的心里顿时一阵兴奋,脸上的青春痘都几乎快要满足的爆裂了,哼哼,老子虽然长得一般,但是有钱,这么漂亮的班花也得张开双腿为老子服务!

  想起被不少女生奉为“班草”的乔振宇,满脸无助的离开时的那副样子,袁杰更是一阵激动,反身抱紧了张雨婷的腿,动作也是加快了几分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终于,袁杰气喘吁吁的趴在张雨婷的身上,而他也是没有了多余的力气,整个人都瘫在了床上。

  “老公,来,咱们一起吃早点吧……乔振宇那个蠢货还专门为你买了补充体力的早餐呢……”张雨婷爬起身来,将乔振宇先前带来的各种精致早餐拿了出来,一脸讨好的看着袁杰。

  望着摆放了一桌的各类食物,袁杰食欲大开,一边吃着饭,一边嘲讽的道:“看的出来,乔振宇这傻帽还真是挺在乎你的!”

  听到袁杰的话,张雨婷的心里顿时有些伤神,是啊,乔振宇对自己那么好,自己这么做,是不是很残忍?

  不,一点都不残忍!

  下一刻,她就打消了这个可笑的想法,冷冷的想着,乔振宇要什么没什么,除了一副好看点的皮囊之外,他还有什么?

  跟着他,以后还不知道得过多少苦日子呢!

  只有眼前的袁杰,虽然模样长得有些磕馋,但是袁杰的家里是搞房地产开发的,资产过亿,自己要是能嫁给袁杰的话,下半辈子的生活全都有着落了!

  袁杰在吃了几口饭之后,似乎想起了什么,皱着眉头道:“乔振宇这个混账东西是在干什么呢?出去拐个弯就有一家成人用品店,买个避孕药还能用这么长时间?我看他八成是跑了!这个混蛋,回到学校之后,我一定要让常斌他们好好收拾收拾他!”

  就在这时,门外突然响起了轰隆隆的卡车声,袁杰又不悦的放下筷子:“这是怎么了?大清早的,这一片地方怎么还有卡车响?”

  “杰哥,我也不知道啊!”

  虽然租的房子是待拆迁的房子,但是周围全都是些冥顽不灵的钉子户,谁也不愿意接受拆迁条件,又生怕哪天遇到强拆,所以,周围这一片全都是低价租了出去,再加上这里离东海大学很近,一些按捺不住的鸳鸯们,便是纷纷搬到了这里,开始过起了夫妻生活。

  乔振宇和张雨婷也是其中一对,不过在一起同居的半年时间里,张雨婷不愿意发生关系,乔振宇也就没有勉强,但是万万没有想到,到头来却是便宜了班里有钱的富二代袁杰!

  张雨婷一边说着,一边起身来到了窗户边,将窗帘拉开了一条缝,刚看了一眼,整个人就愣愣的站在了原地。

  下一刻,她就“哇”的尖叫了一声,飞快的向后倒退而去。

  “雨婷,怎么了!?”袁杰也意识到不好,顿时站起身子。

  不过他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听到出租屋发出了一声轰鸣,整个房子都震颤了起来。

  轰隆!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众,号[八号文学] 回复数字298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

  一道剧烈的声音响起,半堵墙壁都是应声碎裂,石块和碎玻璃纷纷坠落。

  一辆卡车的车屁股撞进了屋子里面,张雨婷和袁杰虽然躲开了撞击,并没有受伤,但是下一刻,他们就惊恐的看到,卡车的车斗已经缓缓架了起来,紧接着,卡车车斗内的东西,全都是从空中倾泻了下来,将袁杰和张雨婷完全掩盖埋没!

  满满的一车避孕药,从天而降,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众,号[八号文学] 回复数字298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两人甚至都没有发出半点声音,就被上万盒避孕药给盖了个严严实实!

  卡车将车斗里的避孕药全都倒完之后,根本没做停留,发动机发出了一声轰鸣,直接轻快的离开了。

  卡车内的陈镇川一边驾着车向外行驶,一边轻声喃喃着:“乔少吩咐倒一车避孕药进这个屋子,而且听他说话时候似乎有些咬牙切齿,我这个任务应该完成的还算圆满吧?”